追蹤
導盲犬一視障者明燈
關於部落格
導盲示範犬 Owen 在 Mickey 家的生活點滴
  • 418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請不要扼殺導盲幼犬學習成長的機會

通常周末會在外享用一餐紓解一周的疲憊 
翻閱報紙或雜誌  常常流連於美食版面
看到對味的       即刻抓支筆將店家資訊抄下
解決了尋覓餐廳的問題
再者也算是開發導盲犬的友善店家

當導盲犬寄養家庭這五個年頭
為了不給對政府法令大多不甚熟悉的業者『驚喜』        
或說是不讓接待人員的回應壞了我用餐的興致
不論是去大飯店或是小餐館
養成了先訂位的習慣
給業者緩衝時間       讓其了解內政部頒訂之『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相關法條

訂位時會說明有導盲犬同行
業者的第一句多半是:什麼犬!?   導盲犬!?  狗不可以進餐廳喔!
很多業者沒接待過導盲犬也真的沒接觸過導盲犬的相關訊息
若是我沒走上導盲犬寄養家庭這條路        或許也跟他們一樣對『導盲犬』的法令霧煞煞
所以也別怪業者有這樣『驚異』的反應
不知者無罪嘛
跟業者說明政府相關法令
解釋導盲犬是協助視障朋友的工作犬   並非一般寵物狗
並告知惠光網站供其參閱
原本驚訝的業者約有八成會轉變態度       歡迎我們到訪用餐
若......溝通未果                就轉請惠光訓練師及公關代為協調
是幸運吧                          從未被店家要求『有條件』進入或是被『徹底』拒絕過

餐廳婉拒或堅拒的理由 : 除了『  狗不可以進入本餐廳』之外  
列居排行榜前三名的還有 『 小朋友怕狗  』及 『 客人對狗毛過敏  』
通常我會問: 貴餐廳曾經開放狗狗進入嗎 ?
對方說 : 『 當然沒有 』
我說 : 那您如何得知來用餐的小朋友會怕狗              或是用餐的客人對狗毛過敏  
             為什麼您要以假設的狀況來拒絕導盲犬呢?
請對方將電話轉給店經理                      
直接跟管理者說明政府相關法令       並請他轉知店內工作人員

Owen趴在桌下約兩個小時   期間沒有起身喬位置
 對滿室的烤肉香充『鼻』不聞
  新光三越  兩班家韓式碳烤料理
 
六福客棧林經理說:有的人看到狗,就是會害怕
試問:因為這些怕狗的人    要犧牲使用導盲犬的視障者進入餐廳的權利 ?
另外   小朋友是真的怕狗嗎 ?                 還是業者想太多了 
Owen 身著導盲犬紅背心跟我在餐廳﹑搭乘捷運時               
常常得對主動逗弄 Owen 的小朋友宣導四不一問
當然也真的有小朋友曾經被狗狗嚇過    有過不愉快的經驗
視障朋友或訓練人員將身著導盲鞍的導盲犬或穿著紅背心的導盲幼犬帶入餐廳入座後
導盲犬旋即穩定的趴在桌下直到視障朋友或訓練人員用餐完畢
請問: 對於怕狗的小朋友或是大人              有什麼影響或是傷害?

不需要討論什麼公平與否
人權是互為尊重的
絕不會是   用他人的人權來壓抑視障朋友的人權
業者應有更好的方式來處理可能的失衡
當然不會是像六福客棧所建議的人犬分離
 
明眼的我們享用的社會資源比視障者多幾倍!
撇開強制性的法令   
為什麼明眼的我們不能敞開心胸﹑張開雙臂迎接較為弱勢的他們
讓視障朋友感受除了視力之外        可以享受跟明眼的我們一樣的萬事萬物

有人說:六福客棧是營利單位並非是慈善企業
開店的目的是營利

想請問的是             六福旅遊集團的企業責任在哪裡 ?    
六福旅遊集團不在乎社會對企業體的觀瞻及形象嗎 ?
報導中的黃姓夫婦並不是去六福客棧募款         他們一行15人是去家族聚餐 是去消費!
僅希望六福客棧能恪遵中華民國的法令             有條件的讓導盲犬進入
而不是如六福客棧林經理所言:我們其實還是絕對歡迎導盲犬  只是說我們是提出一個比較折衷的方式
所謂折衷      就是人犬分離
或是自助餐廳在二樓卻要安排有導盲犬同行的客人在一樓用餐

客人對狗毛過敏
所以將使用導盲犬的視障者拒絕於餐廳大門之外
想知道客人是接觸到狗毛會過敏還是看到狗就會過敏
六福客棧如此體貼關注到顧客心因性的問題
若有客人對白頭髮過敏
六福客棧會因之拒絕因遺傳或因工作積勞早生華髮的顧客上門嗎?

有人說:難道將六福客棧當作是訓練場嗎?
導盲犬為了熟悉人類生活環境所進行的社會化訓練                分分秒秒無時無刻都在進行
社會化的訓練場所        舉凡:公車、捷運、飛機、火車、大賣場、百貨公司、餐廳、音樂廳…
只要是視障朋友未來會出入的場所                    導盲幼犬都要接觸﹑熟悉該等環境
事發當天導盲幼犬 Bella 隨同黃姓夫婦參與家庭聚會
不是刻意將六福客棧當作訓練場所進行導盲犬社會化訓練
而是當導盲幼犬在寄養家庭生活期間
跟著寄養家庭拔拔或麻麻一同作息          學習體驗『人類所處的社會環境』
穩定行走於狹窄巷弄間 / 停滿機車或是流動攤販的騎樓下 / 林蔭步道 / 叭叭轟轟聲及鐵皮怪獸出沒的斑馬線上.....
穩定趴在計程車狹小的前座 / 擁擠的公車或捷運 / 抖動的電梯 / 像是異形不斷移動的手扶梯......
寄養家庭拜訪親友家時 / 去幽靜或是人聲鼎沸的餐廳用餐 /  在黑漆漆的音樂廳聆聽歌劇......
導盲犬得自幼學習『長時間穩定』的待在寄養家庭拔拔麻麻身旁
您問:難道將六福客棧視為訓練場所嗎?
這倒讓我疑惑了
想請問您:六福客棧是您﹑我及社會大眾所處的社會環境的一部份嗎?
若是
六福客棧就像其他營業場所一樣
都有可能在某一天某一時點成為導盲幼犬進行社會化訓練的場所
除非您自外於整體社會大環節之外                          將六福客棧變為私領域
那麼請築一道磚牆取代那隨意開啟的電動門吧

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60條明訂
『  視覺功能障礙者由合格導盲犬陪同或導盲犬專業訓練人員於執行訓練時帶同導盲幼犬,得自由出入公
      共場所、公共建築物、營業場所、大眾運輸工具及其他公共設施。
      前項公共場所、公共建築物、營業場所、大眾運輸工具及其他公共設施之所有人、管理人或使用人,
      不得對導盲幼犬及合格導盲犬收取額外費用,且不得拒絕其自由出入或附加其他出入條件
      導盲犬引領視覺功能障礙者時,他人不得任意觸摸、餵食或以各種聲響手勢等方式干擾該導盲犬。』

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100條明訂
『 違反第六十條第二項規定者,應令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者,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處罰。』
若不是自小學習搭乘大眾運輸系統
Owen能在擁擠的捷運上安睡嗎?

法令既已明文規定
不是業者不願意不想要         就可以用任何藉口來拒絕或附帶條件接受
業者與社會大眾都必須去『 學習 』﹑『 接納 』﹑『 協助 』﹑『 尊重 』﹑『 包容 』導盲犬的養成機制
導盲幼犬在寄養家庭成長與學習生活常規並進行社會化訓練
導盲犬在幼年時期『沒』接觸過人潮熙來攘往的餐廳
等到與視障朋友配對成功                     導盲犬『初次』踏進容納上百人的自助餐廳
不停的有賓客在身邊走動取食             頻繁的拉推椅子及喧鬧的談話聲
因為進入餐廳的社會化經驗不足         對陌生吵雜環境產生緊張或恐懼情緒     
若出現不良行止                                     這是你我所樂見的嗎?
請不要將導盲犬視為神犬
導盲幼犬要透過學習﹑熟悉進而適應人類生活的環境

有人說:六福客棧場地那麼小   帶隻狗在那走   很容易為了閃狗而擦撞....
我想您真的是多慮了
六福客棧雖不是星級飯店    但也曾獲得觀光局觀光旅館評鑑三顆梅花
場地其實蠻寬敞蠻舒適的
另外        專業訓練師在訓練導盲犬導盲工作技能時
其中一項就是幫視障朋友避開障礙物
再者導盲犬從餐廳入口走至座位區不到10秒的光景
以我多年帶導盲犬至餐廳用餐的經驗
民眾因閃躲導盲犬而生擦撞情事從未發生過

誠摯的期許業者及社會大眾能用柔軟的心面對視障朋友
因遺傳先天失明 
或是因早產﹑外傷﹑視網膜病變...... 等因素致後天失明
他們的世界有一個缺口
希望我們能用愛﹑用包容將缺空彌平
讓台灣成為對視障朋友及導盲犬友善的文明國家

----------------------------------------- 
延伸閱讀:
台視影音新聞

TVBS網路新聞

其實你不知道,你瞧不起的是人

以下圖文轉載自2009-08-04中國時報網路新聞 許俊偉、邱雯敏/台北報導 

將接待聽障奧運選手的國際觀光飯店六福客棧,
竟然拒絕寄養家庭志工帶導盲幼犬用餐、要求必須隔離人狗
經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出面溝通,業者仍執意隔離安置導盲幼犬
由於業者態度蠻橫,基金會人員最後只好默默帶離導盲幼犬。  

六福客棧棣屬中華民國旅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莊秀石旗下,
遭指拒絕導盲幼犬入內用餐。
 
將接待聽奧選手   卻公然違法  
惠光基金會主任許雅娟批評,
六福客棧對外宣稱是接待聽障奧運選手的國際觀光飯店,
卻公然違法,拒絕導盲幼犬進入餐廳,該會將行文北市社會局依法處置。
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規定,六福客棧恐將遭罰一萬至三萬元罰鍰。

許雅娟指出,Bella是隻十個月大的白色拉布拉多導盲幼犬,
目前正由寄養家庭黃姓夫婦負責訓練照顧。
黃姓夫婦日前計畫八月二日前往六福客棧家庭聚餐,
電話訂位時,主動告知業者將隨行攜帶導盲幼犬,卻遭餐廳拒絕。  

基金會人員聞訊後直說不可思議,
用餐當天特別跟著黃姓夫婦到現場與餐廳人員協調。
當時與六福客棧胡姓公關人員溝通近一小時,對方仍堅持,
為了不影響其他客人用餐,
Bella必須有條件進入,也就是要求在二樓用餐的黃姓夫婦
必須將Bella隔離安置在人少的一樓大廳

志工溝通都無效   餐廳堅持隔離
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六十條規定,
導盲犬專業訓練人員於執行訓練時帶同導盲幼犬,
得自由出入公共場所、公共建築物、營業場所、大眾運輸工具及其他公共設施,
營業場所不得提出任何附加條件。  

許雅娟強調,Bella領有導盲幼犬訓練證明,
黃姓夫婦也依《合格導盲犬導盲幼犬資格認定及使用管理辦法》規定,
領有專業訓練人員資格證明文件,
當天Bella還穿著導盲背心,一切都符合身障法保障自由進出公共場所的規定。
惠光基金會說,該會今年四月跟隨國際導盲犬月腳步,
推動「eye的友善家園行動計畫」,
至今全台已有六千多張歡迎導盲犬貼紙張貼在各機關和商家,大台北的公車更是全面響應。
對照六福客棧的不友善態度,令人遺憾。  

業者:是基於食品衛生安全考量  
六福客棧則表示黃姓夫婦家庭聚會共十五位,
進入多達二、三百人的開放式自助餐廳用餐。
基於食品衛生安全考量,又在沒有視障人士同行的前提下,
提出折衷辦法,望將導盲犬安置在一樓或是到其他較為隱密的空間用餐
寄養家庭當時也表示可以理解和接受。  
六福客棧行銷公關部主任林淑娟解釋,在沒有視障人士進場消費情況下,
讓狗兒進入餐廳,難以讓一般消費者接受,也會對食品安全產生懷疑。  
「有的人看到狗,就是會害怕,而且以前也曾經發生客人有動物過敏的現象。」
林淑娟表示,因此才站在一般消費者立場,在非必要的狀況下,拒絕導盲犬進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